鸭脖娱乐app登录入口_鸭脖手机在线登录入口

植物生长调节剂:玉米素及玉米素核苷

植物生长调节剂,是用于调节植物生长发育的一类化学物质,包括人工合成的化合物和从生物中提取的天然植物激素。对目标植物而言,植物生长调节剂是外源的非营养性化学物质,通常可在植物体内传导至作用部位,以很低的浓度就能促进或抑制其生命过程的某些环节,使之符合人类的需要发展。

 

植物生长调节剂有很多用途,因品种和目标植物不同而有许多功能,主要分类有:生长素、细胞分裂素、赤霉素、脱落酸、矮化剂等。常用的植物生长调节物质有吲哚丁酸、6-BA、萘乙酸、激动素、赤霉素、2,4-D脱落酸等。其中属于细胞分裂素的玉米素是比较常见的植物生长调节剂,玉米素(Zeatin)是由D·S·莱萨姆等于1963年从幼嫩的玉米种子里分离出一种细胞分裂素,根据其来源被命名为玉米素随后还发现了一些在结构上与玉米素相近的活性物质,1967年证明了椰子乳中主要的活性物质是玉米素核苷。


植物组培


 

       玉米素(Zeatin)分子式为C10H13N5O。外观为白色结晶或粉末,难溶于水,溶于醇和DMF植物体内存在的一种天然细胞分裂素它是从甜玉米灌浆期的籽粒中提取并结晶出的第1个天然细胞分裂素已能人工合成。玉米素在结构上有顺、反两种异构体,起调节作用的主要是反式形式,顺式形式的调节作用很不明显。反式玉米素生物活性要更强些,常以核糖核苷或核糖核苷酸的形态存在。玉米素可以促进细胞分裂并且可以影响细胞周期的其他环节,其功能还包括阻止叶绿素和蛋白质降解,减慢呼吸作用,保持细胞活力,延缓植株衰老,逆转对叶的毒性作用,抑制根的生成,并且高浓度时可以促进芽的生成。

 玉米素结构


玉米素核苷是一种化学物质,分子式是C15H21N5O5目前玉米素及玉米素核苷两者之间的关系暂时没有非常完整明确的定论,但基本能确定的是玉米素核苷是细胞分裂素的转运形式,并不是玉米素的活性形式[1][2]


 玉米素核苷结构

 

西美杰代理的全球知名植物培养基品牌PhytoTech LABs为广大植物学研究客户提供了不同包装规格的原装进口反式玉米素及反式玉米素核苷:

 

货号

品名

规格

Z125

ZEATIN 玉米素(反式)

10mg

Z125

ZEATIN 玉米素(反式)

50mg

Z125

ZEATIN 玉米素(反式)

100mg

Z125

ZEATIN 玉米素(反式)

250mg

Z125

ZEATIN 玉米素(反式)

500mg

Z125

ZEATIN 玉米素(反式)

1g

Z860

ZEATIN SOLUTION (1mg/mL) 玉米素溶液(反式)

10mL

Z899

ZEATIN RIBOSIDE 玉米素核苷(反式)

10mg

Z899

ZEATIN RIBOSIDE 玉米素核苷(反式)

50mg

Z899

ZEATIN RIBOSIDE 玉米素核苷(反式)

100mg

Z899

ZEATIN RIBOSIDE 玉米素核苷(反式)

250mg

Z899

ZEATIN RIBOSIDE 玉米素核苷(反式)

1g

Z875

ZEATIN RIBOSIDE SOLN (1mg/mL)玉米素核苷溶液(反式)

10mL

Z875

ZEATIN RIBOSIDE SOLN (1mg/mL)玉米素核苷溶液(反式)

25mL

 

西美杰代理的PhytoTech LABs是美国知名的植物培养基供应商,公司从1997年成立不断发展壮大,其优质植物基础培养基、植物凝胶、植物生长调节剂、抗生素享有盛名,成为全球植物科研工作者的主选品牌。PhytoTech LABs产品涵盖广泛、批次差异小、方便保存、性价比高、品质可靠,满足多样化的实验需求,节省组培实验所需大量人力和时间,提高植物组培环节的效率。PhytoTech LABs通过ISO 9001:2000质量体系认证,所有产品按照cGMP标准生产和包装,生产过程受到严格质量控制,每个产品的物理学、化学、生物学特性都经过了严格检测,并经过组织培养检测。

 

若对产品感兴趣欢迎拨打西美杰客服热线400-050-4006或登录网站www.jeffkatzshow.com了解更多信息。

 

[1] Durán-Medina Y, Díaz-Ramírez D, Marsch-Martínez N. Cytokinins on the Move. Front Plant Sci. 2017 Feb 8;8:146. doi: 10.3389/fpls.2017.00146. PMID: 28228770; PMCID: PMC5296302.

[2] Davey, J.E., van Staden, J. Cytokinin translocation: Changes in zeatin and zeatin-riboside levels in the root exudate of tomato plants during their development. Planta 130, 69–72 (1976). https://doi.org/10.1007/BF00390846

在线客服
Baidu
sogou